振江股份业绩变脸亏损2100万 短期债翻倍增至11亿

半年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,振江股份营业收入同比大增73.44%,达到6.45亿元,而净利润(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)为-2108.84万元,同比下降155.11%,首次陷入亏损。
  针对首次亏损,在半年报中,振江股份用了较大篇幅来解释亏损原因,主要涉及6个方面,诸如固定费用增加、报废品增多、理财收益减少、生产效率未达到最优等。
  其实,振江股份的亏损并不令人意外。公司于2017年11月6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,上市当年业绩就变脸,净利润较上年下降19.77%。去年,净利润为6074.89万元,同比下降47.65%。相较于上市前夕的2016年,去年的净利润下降了约六成。
  盈利能力下降的同时,振江股份的债务在激增。截至今年6月末,公司短期债务为11.20亿元,较去年同期的5.47亿元增加5.73亿元,翻了一倍多。资产负债率飙升至52.82%,较2017年上升了24.05个百分点,接近翻倍。
  从半年报披露的数据看,公司财务状况在恶化,流动性已经不足。今年上半年,公司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-1.74亿元,较去年同期下降32%。
  二级市场上,振江股份走势很弱。其上市之后,股价最高曾达到65元/股,昨日收报15.95元/股,累计下跌了75.46%。而且,股价早已破发,昨日收盘价较26.25元/股的发行价已经下跌了39.24%。
  经营业绩上市就变脸
  振江股份的净利润表现越来越差。
  振江股份成立于2004年,2017年初跻身A股市场。公司主营业务为风电设备、光伏设备零部件和紧固件的设计、加工与销售,主要产品包括机舱罩、转子房、定子段、制动环等风电设备产品,以及固定/可调式光伏支架、追踪式光伏支架等 光伏设备产品。
  根据披露,振江股份是国内专业从事新能源发电设备钢结构件的领先企业,覆盖 风电和光伏设备钢结构件设计开发、焊接、机加工和表面处理等生产全过程。
  年报显示,振江股份具有客户资源优势,公司先后西门子集团、通用电气、康士伯、ATI、森未安、Enercon等全球知名企业,以及上海电气、特变电工、阳光电源、天合光能等 国内知名公司建立了良好合作关系。公司称,稳定、优质的客户群支撑了业务较快增长。
  然而,振江股份的经营业绩有些蹊跷。2015年、2016年,公司闯关IPO关键期,其实现的营业收入为4.22亿元、8.23亿元,同比增长109.86%、94.96%,对应的净利润为0.56亿元、1.45亿元,同比增幅分别高达586.91%、158.89%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(简称扣非净利润)走势与净利润大体相同,也表现出超高速增长。
  或许是超高速增长的净利润为振江股份的IPO铺平了道路,进而成功登陆资本市场。
  然而,一上市业绩就变脸。2017年,上市当年,公司净利润为1.16亿元,同比下降19.77%,扣非净利润为1.05亿元,下降26.63%。去年,净利润为0.61亿元,下降幅度扩大,降幅为47.65%,扣非净利润为0.49亿元,同比降幅扩大至53.41%。近两年,公司营业收入虽然表现出持续增长状态,但其增速已经大幅放缓,分别为14.61%、3.95%。
  更甚的是今年上半年,营业收入出人意料地大增73.44%,达到6.45亿元。对应的净利润与之严重背离,亏损2108.84万元,同比下降155.11%,扣非净利润则亏损0.24亿元,降幅更是高达209.99%。
  在今年一季度,公司的净利润还是正值,为514.12万元。这意味着,公司在二季度亏损2622.96万元,二季度营业收入为3.56亿元,比一季度多0.67亿元。
  上半年为何盈转亏?振江股份给出了6条理由。具体为,募投项目逐步建设完成,规模扩大,固定资产折旧增加1725.44万元、员工薪酬增长4783.49万元。涂装等部分关键工序暂未完工进而影响实际产能,加之新客户Enercon因物流调度等原因调整提货计划,风电设备收入与固定费用增长不匹配,风电设备产品产能利用率较低。此外,新产品开发导致报废品增多,理财收益减少、摊销股权激励费用,新业务光热设备产品处于新产线调配阶段,这些因素直接导致收益减少、成本增加。
  负债率一年半接近翻倍
  至少是目前,尚未看到振江股份盈利能力释放迹象,而其财务压力已经陡增。
  其实,在闯关IPO关键期的2015年、2016年,振江股份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暴增就备受质疑,市场曾有预言,公司业绩异常增长,似乎是为了上市,业绩高增长不可持续。果不其然,上市之后,振江股份的实际经营业绩验证了上述预言。
  为了提振经营业绩,振江股份大举投资。
  上市以来,振江股份先后将尚和(上海)海洋工程设备有限公司(简称尚和海工)、上海底特精密紧固件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上海底特)两家公司纳入麾下,分别持股80%、84.51%,合计耗资约4亿元。今年上半年,上海底特实现净利润1003.28万元,尚和海工则亏损200.18万元。
  如今,振江股份财务压力倍增,偿债压力不小。
  截至去年底,振江股份的货币资金为6.79亿元,1.04亿元未赎回的理财产品,合计接近8亿元。公司短期借款为7.44亿元、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0.22亿元,短期债务合计为7.66亿元。此时,不考虑资产受限情况下,公司不存在偿债压力。
  然而,到了今年6月末,公司货币资金只剩下4.03亿元,尚未赎回的理财产品只有3040万元,再加上1.50亿元借款保证金,合计也只有5.83亿元。而期末短期借款为10.68亿元、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0.52亿元,合计为11.20亿元。短期债务几乎是货币资金(含理财产品、保证金)的一倍多。
  同时,由于上半年亏损,加上其经营现金流净额为1.74亿元,同比下降32%。这些状况将加剧振江股份的偿债压力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振江股份的短期债务增长过快,截至今年6月末为11.20亿元,而去年同期才5.47亿元,一年之间增长了5.73亿元,翻了一倍多。
  振江股份的资产负债率也说明其存在较大的偿债压力。截至6月末,其资产负债率为52.82%,较年初上升2.68个百分点,较2017年底的28.77%增长了24.05个百分点,几乎快要翻倍。
  从年报数据看,今年上半年,公司现金流减少,主要是存货增加。只是,如果存货周转不力,应收账款回收不及时,将进一步殃及现金流甚至是净利润。
  股价跌近80%实控人几度触及平仓线
  业绩变脸,股价大幅下跌,实控人高比例股权质押,风险如影随形。
  振江股份的实控人为胡震,截至目前,其直接持有公司3728.96万股股份,占公司总股本的29.11%。
  公司2017年11月6日上市,一周之后,胡震就将其持有的股权质押了240万股。而这只是开始,此后,胡震质押股权是一发而不可收拾。截至今年6月末,其已累计质押2602.07万股,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0.32%,股权质押率69.78%。胡震的一致行动人江阴振江朗维投资企业(有限合伙)系公司第三大股东,其股权质押率也达到64.76%。
  此外,华闻传媒的两家全资子公司上海鸿立股权投资有限公司(简称鸿立投资)为振江股份第二大股东,已质押646万股,质押率为49.60%。第四大股东宁波博远新轩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简称博远新轩)的股权质押率为86.12%。
  上市之后,振江股份的股价最高曾摸至65元/股,此后是一路下探,至昨日收盘,股价为15.95元/股,期间最低价为14.74元/股。相较最高价,公司股价最大跌幅达77.32%。
  长江商报记者查询发现,由于高比例质押股权,胡震曾多次触及平仓线。此外,博远新轩、鸿立投资也曾触及平仓线。从振江股份K线图看,其股价仍然处于下行趋势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2018年3月26日,振江股份股价跌至26.15元/股,而其发行价为26.25元/股,跌破了发行价。此时,距离公司上市公司不到5个月。上市之后,作为新股,短短4个多月,就跌破发行价的,这在A股市场中并不多见。
  限售股解禁后,曾经的机构股东已经联袂开始减持套现了。今年3月,振江股份披露,股东东楷富文、创丰昕舟、创丰昕文、创丰昕汇、东仑金投作为一致行动人,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合计减持不超384万股(占总股本3%)。鸿立投资、鸿立华享作为一致行动人,也计划减持768万股(占总股本6%)。
  截至目前,东楷富文已经减持1%股权。

Author: admin